-A.O-

睡醒再说。
-德哈热恋期-
-HE爱好者-
-咕咕型写手-
!天雷德赫注意!
想要扩列!!想要好朋友!!
ʕ •ᴥ•ʔ

[德哈]我的英雄

文/A.O

战后重读八年级 原著向 德哈德无差。

ooc有 HE保证 一发完结。

字数将近6000 希望能写出德拉科的成长心路(?)虽然并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走石墨试试?


写这篇用了好长时间啊…肝疼x

老福特还抽了发了好几遍都不行…希望大家点开链接看看!

想要小心心小手手(不。

[德哈]在下爱神

文/A.O
ooc有 HE保证 双向暗恋 一发完结。 

 
 

哈利坐在格兰芬多长桌前,看着自己面前的小丘比特发愣。 
 
就在刚才,一只粉色的猫头鹰从窗户里飞进来,在哈利脑袋上优雅的转了个圈,将一个粉色的包裹扔在了哈利面前。 
哈利用魔杖点点包裹,包裹就自动打开了,里面飞出一大片亮晶晶的粉色礼花,接下来,一只很小很小的、和立起来的手掌一样高的丘比特飞了出来,落在了哈利的煎蛋上。 
“早上好,哈利·波特!”小丘比特的声音有点尖,像家养小精灵。它裹着粉色的披巾——比它自己还大的披巾——穿着一双罗马式的凉鞋,拿着一张金色的弓箭,脑袋上有个小光环,身后还有一对翅膀;它有一头铂金色的头发,和一双灰色的眼睛。 
“哈利,你不觉得它有点眼熟吗?”罗恩戳戳哈利的胳膊,眼神没有离开过小丘比特。 
这么一说……哈利猛的一抬头,看见礼堂那头斯莱特林桌上坐着的德拉科·马尔福,吓了一跳:“它长得很像马尔福……” 
“对啦!”小丘比特高兴的叫着,“在下爱神丘比特!每一个爱神丘比特长相都是不一样的,我是你的丘比特,所以我长得和你喜欢——” 
它还没说完,就被哈利捂上了嘴。 
这种会暴露自己秘密的小东西,留不得! 
 
可是哈利面对爱神是没辙的,只好和长得跟德拉科·马尔福一模一样的小丘比特大眼瞪小眼。 
“疤头,坐在餐桌上想着你的那个小红鼬女朋友呢?” 
德拉科带着高尔和克拉布,拖着懒洋洋的长腔径直向哈利走来。 
“哦,德拉科!”哈利和罗恩还没发作,小丘比特听见这个声音立刻兴奋的从哈利的煎蛋上爬起来绕着德拉科的脑袋飞了一圈,“你好,我是哈利·波特的丘比特!我——” 
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哈利从半空中拽下来拍在桌子上。 
“……抱歉,马尔福。” 
哈利抓着小丘比特匆匆的走了,罗恩只好急忙跟上,德拉科站在格兰芬多长桌前露出一副困惑的神情。 
“德拉科……你不觉得那个自称丘比特的小东西……长得很像你吗?”高尔在旁边小心的开口问道。 
波特的丘比特。”克拉布强调。 
德拉科没有答话,转身离开礼堂:“走了,两个傻瓜。” 
 
哈利气喘吁吁的停在胖夫人面前说出口令进入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尽管休息室里只有寥寥几个没课的六年级生在玩噼啪爆炸牌,哈利还是和罗恩走到了角落防止别人偷听。小丘比特似乎察觉到哈利不对劲的情绪,连忙讨好的趴在哈利肩头。 
“哈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恩困惑的摸摸鼻子,“到底是谁把这个——小爱神——送来的?” 
“这不重要。”小丘比特清清嗓子,“总之我是不会害哈利·波特的。我们爱神丘比特都是听从梅林的旨意来帮助巫师们实现自己爱的愿望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丘比特,而且长得都是那个人喜欢的人的模样。当然啦,像秋·张这样的中国人的爱神不叫丘比特,叫月老——” 
“等一下!哈利,你喜欢的人是马尔福?”罗恩忽视了小丘比特接下来的话,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你……他……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褐发女巫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不知道听了他们讲了多久。 
罗恩的表情看上去像吃了十颗鼻屎味比比多味豆:“可是哈利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或者你!他们俩是死对头!” 
“小罗尼,爱情这种东西,可不就是玄而又玄的嘛。”赫敏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开始仔细打量小丘比特。 
哈利有些尴尬,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会跟别人说呢?先不说赫敏是怎么想的,光是罗恩的反应他用脚趾头思考都能知道对方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哥们儿,那个……好吧,我就坦白了,我确实有那么点儿喜欢马尔福……” 
“一个马尔福!”罗恩摊在休息室的地板上,小声咕哝,“一个愚蠢的、无耻的、高傲的马尔福!” 
“哈利,丘比特的出现绝对不是闹着玩的,我猜你的真爱马上就会来临了。”赫敏少见的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来,小丘比特在旁边附和着连连点头:“是的,我可是爱神呢,爱神是无所不能的!” 
 
德拉科最近简直惊悚的发现救世主在自己眼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波特怎么了?失忆了?我成他爹了?要揪我小辫子了?爱上我了? 
除了最后一个,德拉科心想,都是假的。 
嘻嘻。 
跟着波特在他眼前晃悠的,是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傻了吧唧的小丘比特,那个丘比特还老朝他抛媚眼。 
会不会是什么暗示呢?比如救世主爱上我这种? 
“波特癌晚期。”布雷斯这样评价道。 
“妄想症晚期。”潘西这样补充道。 
“话说回来,为什么跟着波特的丘比特长得和你一样,你有去查过吗?”西奥多从一摞书中抬起头问道。 
“可能他爱上我了吧。” 
……好想骂人哦。西奥多把头埋了回去,布雷斯呵呵一笑,潘西翻了个白眼。 
“不过说真的,爱神嘛……总会让人产生一些联想。”潘西想了想又说道,“咱们可以去趟图书馆。” 
西奥多从书摞中抽出一本书扔到德拉科怀里:“不用了,这儿有,关于一些巫师的神话传说。” 
德拉科根据索引找到了“爱神”这一条目,小声念了出来:“——每个人都有一个守护爱神,西方称之为丘比特,中国的略有不同——跳过,我对秋·张不感兴趣——守护爱神的任务是帮助巫师对所爱之人勇敢表达出爱意,若是巫师和其爱人相爱,爱神会自行离开。因为爱神是巫师心中所爱的化身,因此每个巫师的守护爱神的长相都会与巫师所爱一模一样,但是性格可能所有不同甚至天差地别——所以呢?” 
布雷斯欣慰的拍拍德拉科的肩:“所以说,波特也喜欢你。” 
潘西则有些幸灾乐祸:“瞧你这臭屁的样子和对待波特的态度,估计爱神版德拉科可能更合他的口味。” 
呸呸呸,德拉科很得意,我终于不是单恋啦。 
 
“绝不。” 
哈利和小丘比特相互瞪着都不让步。 
“不行,你必须勇敢的跨出这一步!”小丘比特死命的扯着哈利的领带冲他大吼,“万一他也喜欢你呢?” 
“绝不。” 
哈利绝望的回答:“他绝不可能喜欢我,我也绝不可能去跟他表白。” 
“哈利,咱们打个赌吧。”在一旁默默观战的赫敏打断了哈利,“万一你和马尔福真的成了(罗恩:绝不!),那我买那本典藏版《二十世纪著名女巫传记》的钱就归你出;如果没有,罗恩一周不许吃鸡腿(罗恩:绝不!!!),怎么样?” 
哈利思考了一秒,点点头。 
赫敏继续说道:“所以为了验证你俩是不是真的能成,你需要去像他告白。” 
哈利:“好的……什么!?” 
小丘比特兴奋不已:“好的好的,真是太好了,我会在最适合告白的地方给予你心灵感应!而且我们爱神呢,只要降临到你身上,你就会更有说出自己心意的勇气哦!” 
……我能不要这份莫名其妙的勇气吗? 
 
苏格兰的春夜很少如此晴朗,深幽的夜幕低垂,没有月亮,只有远天边的几颗碎星在闪烁。从黑湖吹来的风还有些凉,德拉科想,大概是黑湖是出海口的缘故。他爬上天文塔,慢慢的在一架黄铜望远镜前坐下,望了进去。五月二十四日的子夜,天龙座的中心会经过中上天,现在只再需要等一会儿就好。 
天龙座,多么好听的名字。德拉科不明白为什么韦斯莱会嘲笑自己的名字,也不明白为什么波特不想和他做朋友。天龙座的最佳观测月份在七月——波特的生日也在七月,七月末。然后他就变成了预言里大难不死的男孩儿。 
“马尔福?” 
德拉科猛的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拉回现实,他回过了头:“哦,是波特。这么闲,半夜不睡觉跑出来找禁闭关?” 
“不是的,我——”哈利面上似有踌躇,最后又咬咬牙吐出一句,“——我是来找你的。” 
德拉科心下一跳:“你脑子有问题吧疤头,你为了给我找麻烦还翻遍了整个学校?” 
哈利又犹犹豫豫的回答:“不是,我是直接来天文塔的。” 
德拉科眉毛一横:“你跟踪我?” 
“我就是知道你在这啊。” 
德拉科这下没话说了,两个人都低着头看自己的脚,破天荒的没有掐架,整个天文塔都浸在一片沉静的夜色里。 
“那个,马尔福,”哈利率先打破了沉默,向德拉科的方向小心的迈了两步,放轻了声线,“我就是来跟你说件事儿。” 
“嗯,说吧。”德拉科声音闷闷的。 
“就是……那个……呃……我可能……大概有点儿喜欢你,有一小点。”说完迅速的弯下腰亲了一下还坐在地上的德拉科的额头,转身匆匆跑了。 
德拉科还没从哈利柔软的话语中回过神来,就发现更刺激的事发生了。 
哈利·波特亲了他。 
德拉科轻轻摸了摸额头,被哈利吻过的皮肤依然滚烫,像是他雀跃的小心思。他想,救世主给他盖戳啦,既然如此,救世主就别想着再去勾搭什么小女生了。 
德拉科勾起了嘴角,复又望进了黄铜望远镜里,期待着子夜的到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心灵感应呢,还不就是你拼命掐我的腰!”哈利指着小丘比特的鼻子抱怨道,然后将泛红的脸埋进了被子里语无伦次的小声嘀咕,“我刚才那样真的好傻!啊啊啊啊啊!” 
小丘比特的目光突然被窗外的什么东西吸引住了,它拧了一下哈利的耳朵:“哈利,你快看!” 
哈利瞟了一眼窗外,挥挥魔杖将窗打开,一只小小的纸鹤顺着晚风扑棱着翅膀飞了进来。哈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更红了,伸出手让纸鹤在他手心里缓缓降落后打开了它: 
——看天空。 
哈利攥着那张纸走到了窗前,抬眼去望夜空。 
天龙座。 
小丘比特高兴的不得了,使劲在他脑袋上跳舞转圈唱歌:“在下爱神,在下爱神,帮助哈利完成任务;在下爱神,在下爱神,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自打那天晚上起,哈利的爱神丘比特就不见啦。 
 
END. 
 
[番外] 

“赫敏,那本书多少钱?” 
“???什么,哈利,不,不要,真的!我宁愿一年不吃鸡腿!!!”